欢迎加入photoyumin图片工作室

您的位置: 首页 > 摄影百科

读王哲的《远足新疆》之一

来源:中税摄影网 | 作者:裕民 | 编辑:yuminphoto | 发表时间:2017-04-09

我早知道新疆有个叫王哲的摄影大师。但偶遇相识,还是今年三月的事。纵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。

王哲,今年已60有余。退休前供职于乌鲁木齐市地税局,任办公室主任。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,乌鲁木齐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。摄影经历有35年,远足新疆各地,拍摄了数万张的作品。

我有幸拜读了他的几本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出版的游记作品集。


            

人在旅途,享受感悟;按下快门,驻留精华。


《远足新疆》开篇之作为“  冰川之梦”。下文,为本书作者提供。


一号冰川之梦


位于天山胜利达阪附近,距离乌鲁木齐市区西南120余公里处的天格尔山中,有一个“冰”的世界,其海拔3740-4480米,雪线平均高度为4055米, 其周围是2、3、4、5等编号冰川,大小有76条现代冰川,最大的是天格尔峰北坡的的1号冰川,它是世界上离大都市最近的冰川,被称为“天山1号冰川”或“乌鲁木齐河源1号冰川”或“中国1号冰川”。


欲走近它,21世纪的今天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虽然距离市区只有100多公里的路程,但是进山后的60多公里道路,据去过的人们说:那是险象环生。我第一次去1号冰川是1994年的夏天,当时的1号冰川只作为国家研究冰川的一个基地,并没有多少游人前往。为了顺利,我们找了一位长期在这一带工作的马师傅作向导,自然心里踏实了许多。

开始的路还算顺畅,进后峡的道是一条只能交错着各通行一辆车的石子路,一边是峭壁,另一边是峡谷,谷底湍湍流淌着乌鲁木齐河,茂密的松林间,膘肥的牛羊时隐若现。极目望去,由河水在缓冲地带积成的一个个小堰塞湖,汪汪碧水犹如镶嵌在山间的宝石。刹那间又传来巨大轰鸣声,走近才知道那是汹涌的河水在狭窄之地猛烈撞击崖壁的声响。

山道上转弯连着又一个转弯,上行车紧挨河谷、车轮贴着崖边走,我们的车况不是很好,只好小心翼翼地前行,遇到错车,我们的心提到了嗓子眼,尤其在断崖峭壁之处,令人不寒而栗。开车的师傅常走山路,技术很好,只是车越往上行走越困难,脑袋也越发胀痛,这是缺氧的典型反应,我边给师傅递着烟,边地提醒着:慢点走,别着急。

闯过惊险的一段山路,到了相对平坦的谷地,豁然间,几个冒着黑烟的大烟囱闯入眼帘,是跃进钢铁厂——一个早先战备时期的产物,现在已经转为民用,它将山沟里少有的一块平地占去了很大一片。过了厂区不远,我们在一处院子门口停了下来,院子里有两排小平房,收拾得干干净净,中国冰川研究所后峡基地就坐落在这里。马师傅与工作人员亲热地打着招呼,看来他们之间相当熟悉,不一会儿就为我们开好了一张去冰川的证明。

这时天空已是阳光明媚,从市区到这里走了整整三个多小时,好在只剩四分之一的路程。休息了大约两根烟的功夫,我们又出发了。从峡谷往平缓的山地高原前行,沿途植被渐渐稀少,山顶上终年不化的积雪和紧贴在岩石表面的苔藓告诉我们,目的地快到了。又前行了几公里,终于看到了蓝天映衬下冰川,大家惊叹不已,欣喜若狂。

1号冰川的进口处,坐落着一个哈萨克人的小村子,住着不很多的牧民人家。他们穿着皮衣、戴着皮帽,皮肤透出天然健康的黝黑色。在海拔如此高的地方,又没有牧场,他们怎么会住在这儿,我们心里犯起了嘀咕,后来才知道,他们是为冰川留在这儿的,是1号冰川的守护者。

见到客人上来,牧民们先查看证明,验完我们的“路条”后,便热情地邀请我们进屋喝茶,还拿出香喷喷的酸奶招待我们。他们用简单的汉语与我们交流,孩子们则跟在大人的身旁,可爱地打量我们。屋子里烧着炉子,非常暖和。房主人对我们说:汽车无法到达冰川脚下,只有骑马从马道上去。我们问:能步行上去吗。他们说:很费力气,骑马好一些,价钱也不是很贵。我们正在犹豫,有人已经备好马等在门口了。就这样,我们骑着马赶路,此时才明白,看似冰川就在眼前,其实要翻越一个小山才能到达。由于高山缺氧,生活在这里的马竟然气喘嘘嘘走了近半个钟头,如果步行,耗时间不说,体力肯定跟不上,骑马看来是明智的选择。

站在一块上面标着1号冰川、海拔4200米字样的巨大石头前,有一种置身冰的世界的感觉,这片洁白无瑕的寒冬世界,笼罩着神奇的陌生和冰冷的寂静,可以体会到超凡脱俗的境界。

1号冰川的古冰川遗迹保存完整,有“冰川活化石”之誉。冰川三面环山,形如一只巨大的斗,人们称之为冰斗,冰川周围山峰上的雪终年不化,年复一年,越积越厚,终于滑落下来,落入冰斗凹地里,经过重压、融化并重新结晶,成了半透明的蔚蓝色冰川。顺着一条石子小路,我们来到了冰川跟前,用手抚摸它,怦然心动,仰头向上望去,我们显得如此渺小。


令人费解的是,虽然身处冰雪世界,身着短袖衬衫,只有丝丝凉意,没有很冷的感觉,炙热的阳光洒在身上,反到很舒服。南方来的客人们,一手拿着西瓜,一手摸着冰川,激动地大喊大叫,不停地摆出各种POSS进行拍照。此地的温差特别大,中午温度在摄氏10度以上,到了晚上会下降到摄氏零度以下。冰川实际上是雪的结晶体,冰层里还夹杂着许多石块,也许是被雪裹带下来的。紧贴地面的冰表层一直往外渗着水,一点一滴形成小溪,小溪再汇成许多小河,然后冰川河顺着我们来的方向一路喧腾,最终注进乌鲁木齐河。

冰川返回马道其实只有一小截路,然而没走多远便两腿发软,心律加快,头脑发晕,此地不宜久留。此刻的大伙个个聋拉着脑袋,半响没有人作声,刚才上来的兴奋劲全然不见了。

第二次来这里已经是几年后的事情了。我们从冰川的旁边经过,翻越胜利达坂到南疆去。冰川到垭口的这段盘山道,空气、路面湿露露的,虽然已是7月天,仍然寒气袭人,冷风瑟瑟。道路两边终年不化的积雪,不似冰川那么纯净。到了胜利达坂的垭口处,冰川就在脚下,其实我们站在了比冰川还高的山脊上。放眼望去:北面是冰雪的山峦,散发着耀眼的光芒,南面却是连绵起伏的大草甸,生意盎然,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,独具魅力,令人震撼。

人有许多梦想,梦想成真的事并不多。当梦想成为现实的时候,其惊喜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。

后来我查阅了相关资料,新疆是中国的“冰川王国”,天山、昆仑山和阿尔泰山三大山系拥有冰川21000多条,冰川面积23000多平方公里,冰储量21000多亿立方米,约占全国数量的一半左右。

感谢您对本站的大力支持,您提交的信息将被管理员审核,如果通过了您将获得应有的报酬
Tips
 知识点
    我早知道新疆有个叫王哲的摄影大师。但偶遇相识,还是今年三月的事。纵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。王哲,今年已60有余。退休前供职于乌鲁木齐市地税局,任办公室主任。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,乌鲁木齐市摄影家协会副主席。摄影经历有35年,远足新疆各地,拍摄了数万张的作品。 我有幸拜读了他的几本新疆美术摄影出版社出版的游记作品集。

今日精选

新西兰,飞机场,飞机,客机,机场,交通,交通运输,皇后镇,航空,雪山,山脉,横图,弗兰克顿机场
新西兰,北帕,建筑,街区,雕塑,艺术,环境,北帕默斯顿,竖图
新西兰,惠灵顿,海滨,波里鲁阿,海滨城市,环境,民居,卡皮蒂海岸,横图
新西兰,惠灵顿,帕托尼,海滨城市,港口,港湾,海港,海滨,大海,电线杆,横图
浙江,嘉兴,嘉善,西塘,古镇,客栈,明清建筑,古建筑,民居,水乡,西塘市河,竖图
浙江,台州,临海,东塍镇,岭根村,农村,古村落,古建筑,建筑,石墙,古老,房屋,乡村,古宅,竖图
新西兰,皇后镇,地貌,山脉,雪山,峡谷,河流,奥塔哥,俯瞰,南阿尔卑斯山脉,横图
辽宁,鞍山,建筑,奥林匹克,游泳馆,场馆,体育场馆,雕塑,天空,积云,横图
新西兰,福克斯,冰川,云海,雪山,冰雪,白雪,寒冷,风光,地貌,竖图,航拍,福克斯冰川
辽宁,大连,东港,商务区,广场,建筑,写字楼,大厦,环境,图库,国际会议中心,横图
关于我们 | 合作加盟 | 联系方式 | 广告招商 | 特约拍摄
Copyright © 2013-2019 版权所有 yuminphoto